对话“不躺平”的年轻人:“我为什么要考教师资格证?”

10月29日,周六下午6点多,24岁的李依依走出济南市章丘区实验中学考点时,长吁了一口气:“总算考完了科目三……”随即她又有点懊恼,“最后那道写教案的大题,最后一句话没写完……”

这是自去年6月份大学毕业后,李依依第一次参加教师资格证(下文简称教资)考试。而在大学期间,她们班30多人有70%的同学都考取了教师资格证。

2022年,“教资热”持续升温,报考人数首次突破千万大关。据教育部数据显示,今年全国教资笔试报考人数达到了1144.2万人,几乎赶上了今年参加高考的人数,且非师范生报考人数占比达70%左右。与2012年相比,随着我国教师资格考试和定期注册制度全面实行,十年间我国教资报考人数翻了66倍。

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报考教师资格证?

或许每个人的答案都不同。

对话“不躺平”的年轻人:“我为什么要考教师资格证?”

24岁的李依依(图左),希望能成为一名高中英语老师。

“当一名英语老师是我的终极理想”

李依依毕业于山东政法学院,学的是英语专业。受高中班主任(英语老师)的影响,她的英语成绩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

“班主任经常鼓励我,那个时候我就在想,长大后我也要像他一样,当个经常鼓励学生、能够改变学生的老师。”从大二开始,李依依就迫不及待地跑到培训机构兼职做英语老师,大学毕业之后顺利入职。

谁知,成为正式员工没多久,“双减”政策开始实施,李依依决定一边找工作,一边报考教师资格证。

“报考的时候丝毫没犹豫,这么多年我一直从事英语教学工作,感觉考证对我来说压力并不大。”2022年1月,李依依在网上报了名。在距离3月份考试不到10天的时间里,她才调整好状态,投入到紧张的复习中。

教师资格证报考一年有两次,上半年和下半年各一次。考试分为笔试、面试两个部分。如果在上半年1月份报名,那么3月份可以参加笔试,成绩通过后就可以参加5月份的面试。笔试环节中,报考幼教和小学教师只考综合素质和教育知识与能力两门;报考中学(初中和高中)的还要多考一门学科知识与能力。教资笔试成绩的有效期为两年,如果两年内考试不合格,则需要重考。

由于备考时间太短,李依依上半年只报了科目一和科目二两门。“考试的前一天,我整个人豁出命似的背啊背,虽然没有全背完,但考到的95%都是背过的。”幸运的李依依就这样顺利通过了前两科的考试。

考教资的过程中,李依依也找到了新工作,入职了一家外贸企业。

由于白天要工作,直到科目三临近开考前5天,她才抽出时间复习。“那几天我都是早晨早起看资料,晚上吃完饭后再学到深夜,29号那天去考场的路上我还一直在背题。”讲到这,李依依赶紧补上一句,“大家可千万别学我临时抱佛脚,考教资还是要有计划的复习才行。”

笔试结束后,李依依也重新规划了自己的职业目标。她想了想说,“教资证考到手后,我不想立马当老师。我想趁着年轻先在外贸公司多学习,多积攒一些工作经验。但我最终一定会考老师,毕竟当老师才是我的终极理想。”

对话“不躺平”的年轻人:“我为什么要考教师资格证?”

25岁的颜颜,一直在“寻找”的路上。

“多考一个证多一条出路”

“我可以说实话吗?我考教资只是单纯想多拿一张证,说不定有的地方门票和飞机票还能打折呢!”面对记者的镜头,25岁的颜颜放松地倚在沙发上,半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第二次参加教资考试,第一次纯粹‘裸考’,没考过”。

颜颜初中毕业后,在海外读的高中和专科,之后回国考上了河南师范大学会展管理专业,非师范生,目前在济南一家企业干着税务筹划方面的工作。

2020年大学毕业后,颜颜似乎一直在“寻找”的路上。一方面,她不断地跳槽,不断地尝试,甚至数不清自己到底就职过多少家企业;另一方面,她又不断地体验,不断地挑战,企图在迷茫的生活里寻找到人生的方向和意义。

颜颜并不是一个有计划性的人,但是这一次教资考试,她开始“认真”了。“9月10日收到课本和教材后,我白天上班,晚上和周末复习。”颜颜说:“也许是发现了身边的朋友都变得‘正经’‘成熟’起来,好像到了一定年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开始去追求稳定了。”

颜颜报考的是小学老师岗位。她想着,如果将来自己当了老师,她一定要成为那个最受学生喜爱、尊重孩子选择、能给学生们带来启发的老师。

“但如果这次笔试没通过,那我可能就不会再考了。”要想拿证,一般需要经过四个步骤:笔试、面试、普通话水平测试,最后才是申请认定教师资格。爱笑的颜颜告诉记者,参加考试那天,她答完题,环顾考场,看着七八个空着的座位,她看到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哥在奋笔疾书。那一刻,她突然觉得,“虽然每一个参加教资考试的人目的不一样,很多拿到证的人也不一定真的当老师,但大家都是在奋斗,都是为了将来能有更多更好的选择,年轻人趁年轻可以不断试错,但绝不能‘躺平’和‘摆烂’。”

对话“不躺平”的年轻人:“我为什么要考教师资格证?”

“教资热”并不等于“教师热”,从“教资热”到“教师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教资热”的背后

“工作稳定体面,待遇逐年提高,考试难度降低,每年三个月的寒暑假期……”这些都是“教资热”的影响因素。

据教育部2021年9月数据显示,我国教师总数已经达到1792.97万人,比上年增加60.94万人,增长3.52%。截至该月,当年共有191万人次通过认定获得教师资格证书,同比增长28.7%。该年年末的最新统计则显示,全国各级各类学校共有专任教师1844.4万人,比2012年增长26.2%。

教资的“火爆”其实具有明显的节点。比如2015年,教师资格证改为全国统考,师范生也要考证。2018年,教育部办公厅又发布《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类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教师资格。随着去年“双减”教培机构改革,教资报考数据继续呈上升趋势。

尽管如此,但不容忽视的是,我国中小学教师仍存在总量及结构性缺口。据新华社报道,当前全国县中教师总体缺编7.7万人,3776所县中学的学生与教师比超过国家标准,大量县中学的教师被主城区学校挖走。中学结构性缺编、教师老龄化的问题也十分严重。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出,评价教师职业是否吃香,要看获得教师资格证的人员实际参加教师招聘的情况。“从全国范围看,中小学教师招聘还存在冷热不均的情况,在一些农村地区、欠发达地区,有的教师岗位招聘甚至遭遇无人报考的困境。”

不少专家认为,“教资热”并不等于“教师热”,从“教资热”到“教师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华南师范大学教授陈先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很多人只是抱着“考证防身”的心态去考,并未真正把教育当作热爱的事业。他建议,未来教资考试也可考虑适当提高门槛,尤其是设置教育教学实习等实践经历的时长要求,减少大量考生因门槛低而应试所带来的人力资源浪费。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