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分站:
考生关注: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考试资讯 > 考试新闻 > 全国 > 正文

人物特写:困在教师资格证里的培训机构老师们

2020-09-27 字号: | | 来源:院校桥
  受疫情影响,今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报考人数可能首次突破千万,激烈的竞争让无证教师们的考试之路变得愈加艰难。即便如此,对于想要在业内有所发展的人来说,考证之路却依旧不能停下来。
  教改的持续深入,进一步提高了教师从业的准入门槛。
  根据中国教育学会调查,2016年全国中小学校外辅导教师达700万至800万人,而受到在岗教师必须持有教师资格证的新规影响,大部分的无证教师们,都将面临下课危机。
  生存压力下, 2020年仅有的一次教师资格证考试,成了无证教师们最后的机会:通过,留下;不通过,则多年的努力付之一炬。
  受疫情影响,今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报考人数可能首次突破千万,激烈的竞争让无证教师们的考证之路更加艰难。
  2020年教师资格证大考即将开始之际,我们将目光投向了众多备考的机构教师们,等待他们的唯有成功,不能失败。
  折戟
  又差了2分。
  王婵清晰记得,2019年那个让她自信心再次奔溃的夜晚,距离成为法理上认可的教师,仅差了2分。但就是微弱的差距,成了她职业生涯的难以逾越的鸿沟。
  挂了一门不可怕,可怕的是下一次接着挂。几乎同时,从河南张阳明也忍不住眼眶的涩意。但连续奋战多次的他,依旧名落孙山。
  次次窥门而不得入,只能年年原地打转。并不只是少数机构教师们,止步于教师资格证考试的考试现场。
  李松桌上,几本教师资格证考试用书始终摆放在最醒目的角落。有着5年教龄的他,在当地虽然小有名气,却也是教师资格证的考试困难户。为了参加考试,全年无休的李松都得提前几天返回原籍,去考一张全国统考的卷子。“必须得提前两三个星期,和家长学生商量好调课”,为此连着几次,他都没顾上教师资格证的考试。
  “不怕面试,就怕笔试”。教师资格证考试中,幼儿园、小学、中职这三个学段需要考《综合素质》、《教育(保教)知识与能力》两门,而初中、高中要多考一门专业知识。根据规定,笔试和面试都通过才能获得教师资格证书,单科成绩是保留两年。

7cda367b8ad54f3949eb247318dc7170.jpg

  对于专科知识及面试的考察,在教师岗位上摸爬滚打多年的李松自然不惧怕,但他每次见缝插针的复习,都和张阳明一样,败在了综合素质的考试上。
  考纲明确,综合素质考试考察职业理念、法律法规、教师职业道德规范、文化素养及基本能力共五部分内容。考试内容简单,却让在职考生颇为头疼。“上知天文下至地理,从三皇五帝到大清帝国,样样都有、处处都考,但痛点在于我们根本没时间复习”。
  数次考试中张阳明发现,考证变得越来越“不友好”。国考后教师资格证不管是考试形势、结构还是内容,都变得越来越开放、多元及复杂。逐年增加的难度,让他陷入了教学和考证无法兼得的局面。
  根据《中国教育报》统计显示,在已经举办的11次全国教师资格考试中,笔试累积参加人数约515万人,合格人数180万左右,通过率为30%左右;面试累积参加192万人,通过面试134万,通过率在69%左右。可以说能在笔试和面试中杀出重围的考生,仅占考生总人数的25%。
  心结
  对于王婵来说,她本该是25%幸运儿中的一员。但身为师范生的她,连续5次考证失败,让她自信心受到了重创,“打击太大了,只有自己才知道”。屡战屡败的王婵,不得不在培训机构中延续着成为教师的梦想。
  同样是师范生,转行后的陈娟有些想不通王婵对于教师资格证的执着。在她记忆中,教师资格证作为师范生的标配,随着毕业证一起发到她的手中。不过这个师范生的福利大礼包,在2015年教师资格证考试改革后,悄然被取消。师范类毕业生必须和非师范生一起参加国家统一组织的教师资格证考试。
  这也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想当老师的王婵,没有资格证;不想当教师的陈娟,教师证就放在家里发霉。
  像王婵这样没证的师范生,并不在少数。王婵记得,学校每届都有十来位和她一样的无证师范生。作为某地方重点高校师范毕业生,白何一次就通过了笔试,但是面试考了四次也没通过。得知白何没有教师资格证,几家极度缺乏教师的公办学校,也打起了退堂鼓。
  着眼于教师生涯的万里长征,却被卡在了第一道关口,未免有些出师未捷的悲壮。不甘心失败的他们,不断磨练着备课、授课的水平,活跃在“传道授业解惑”的一线现场。如果按照简单的“提分”要求,无证的机构教师们无疑是合格的,但是在现有合规要求面前,他们连站上讲台的资格都没有。
  社会上对无证教师的异样目光,也给李松带来了压力,对外他极少会自称为老师,“不知情的人,都会觉得你不专业不正规,常会把我们和社会上机构跑路的负面新闻联系在一起。”
  可事实上,但凡想长期从事校外教培行业的从业者们,多少都有教学情怀,历史遗留问题尚未解决的情况下,这些歧视和偏见,还是让经验丰富的无证教师们受了伤。
  持证上岗
  2018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明确要求,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
  一个月之后,教育部办公厅再次下发《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通知明确要求,未取得相应教师资格的学科类教师应于2018年下半年报名参加教师资格考试。经过教师资格考试未能取得教师资格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聘用其从事学科类培训工作。
  今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发布《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就将教师资格证列为学科类培训人员备案的必备材料。
  至此,K12阶段的校外学科教师们,无论线上还是线下,在今年年底都必须持证上岗。
  “18年接到通知的时候已经9月10日了,我们直接错过了9月9日的报名时间”。在“史上最严”政策的席卷下,黄卉所在的培训机构受到了冲击。“本来辅导教师流动率就高,去年更明显,一些没考过证的直接就辞职了。”
  合规化要求下,今年机构的招聘中,教师资格证成了新招教师的首要条件。应届生虽然可以无证上岗,但是工作一年内还是需要参加教师资格证的考试。“机构也在鼓励我们考证,一些薪资福利都会向有证的老师倾斜。”
  “需要满足培训机构的就业老师接近300万人”。在19年3月,俞敏洪在两会上建言,教师资格证通过比例或是考试次数都要增加,否则将会淘汰大量没时间参加教师资格证考试的好教师们。在这条不是每个人都能走通的考证路上,一些无证教师们,无奈转行,但更多的无证老师们,选择留下。
  阿Q精神
  拿到教师资格证的教辅老师们,“能去公办的都转行去公办,就算不能去,也在争取去公办的路上。”连考两次终于在去年拿到教师资格证的王春晓坦言,年初的疫情让不少机构教师们重新审视起自己的职业规划。
  理论上,考到教师资格证后,考生们还可以参加教师入编考试,选择更多。但在机构老师看来,考证无非锦上添花。“公办学校的大门很少会向非师范生敞开,你可以说他是歧视,但是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很难去改变。”
  在外人眼中,月入上万元的机构教师,算得上是一份好工作,但在同行看来,薪资构成的每分钱都是靠时间熬出来的。“想要高薪,必然全年无休,别人休息我上班,别人上班,我更要上班。”一旦机构经营不善,注定要牺牲和家人相处时间的机构教师们,还将随时面临下岗危机。“公办收入虽然少一些,但是稳定压倒一切”。
  随着昔日同窗顺利觅得教职,王婵最怕看到教师节的朋友圈,满屏的鲜花和贺卡更加凸显了机构教师的尴尬地位。“家长们往往在公办教师面前唯唯诺诺,到了我们面前,一个个都成了教学专家”。
  当机构将授课作为商品买卖的时候,单纯的教学关系也变得更加复杂,很少有学生和家长会发自内心尊重机构教师们,反而会投以审视的目光。就算考取了教师资格证,机构教师和公办教师的职业认同也是天差地别。
  雇佣关系下,机构教师们提供的教学活动,也被看做是一种特殊的服务,“一旦学生或家长不满意,哪怕不是你的责任,他们都会向机构投诉”。在以续课率为指标的评价体系中,机构教师们享受的不再是教学相长的乐趣,“经验全成了怎么和家长打交道,而不是再专注于教学本身”。
  审视的目光延续到机构教学的课堂上,就变成了师生陌路。“课前大多时候是老师主动去问学生;课后放学,也少有主动过来给老师说再见的学生”。两个小时的课堂结束后,师生也就成了陌生人。
  让王春晓更加失望的是,一些机构也并不重视持证上岗的老师们。随着“双师学堂”的普及,不少机构开始引入各类名师视频,并在课堂录播/直播中搭配现场辅助教师,维持课堂纪律并为学生答疑解惑。打着名师旗号,机构不仅可以缓解招新压力,还能进一步节约成本,压低任职教师的薪资。
  但在双师模式下,新手教师们最需要实践和学习的机会,被不断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机构们剥夺,“好听的说是老师,但实际上就是工具人”。没有了教学相长的快乐后,随时被所谓名师碾压的王春晓,不得不考虑今后的转型。“没有阿Q精神,很难在这个行当中坚持下来,”
  破题
  排除千难万险坚持到现在的白何也有一肚子委屈。“教的深一点快一些,就有体制内不尊重教育的各种批判,但学生真是跟不上的话,校内教师又强烈要求家长来报课外班。”
  爱不得,恨不起。在这样矛盾的心态中,K12校外辅导行业规模逐年壮大。据统计,2020年,K12课后辅导行业市场规模预计达到5300亿元 。相比2019年的4830亿元,同比增长8.8%。相比2017年的3950亿元,同比增长8.8%。相比2016年的3610亿元,同比增长31.8%。

  市场规模率攀新高的背后,是机构教师们默默的辛苦付出。尽管职业尊严少得可怜,但是白何都忘不了学生在反馈进步时带来的感动,“这就是教学最大的魅力,你能切实感受到自己的付出真能帮助很多人,甚至能影响对方的人生。”
  有时,只要是一两句来自学生的正面评价,都能给苦苦支撑的白何,带来极大的慰藉,在她心中,不管是否拥有教师证,都不能抹去自己付出与努力,“校外辅导教师不应该只是公办老师的陪衬,我们也能发挥积极的作用,让孩子达到更高的水平。”
  百年大计,教育为本;教育大计,教师为本。教师资格证考试改革后,考试报名人数出现了井喷。据统计,2019年全年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人数近900万。受疫情期间“先上岗,再考证”政策,以及上半年考试推迟至下半年一并组织实施的影响,预计今年10月末举行的教师资格考试中,参考人数或将创下新高。
  眼看着竞争越来越激烈,王阳明把自己的朋友圈配图文字,改成了“不要想明天”。除了备战教师资格证考试外,还想再努力一下的白何打算曲线救国。
  9月4日,教育部印发《教育类研究生和公费师范生免试认定中小学教师资格改革实施方案》明确了部分教育类研究生和公费师范生,考核合格后可以免试取得教师资格证。
  在日益完善的教师资格制度准入下,心怀教师梦想的机构教师们,依旧在各自的考场中坚持,为了一个更好人生的可能。
  “总要趁着年轻多去试一试,说不定这次就成功了呢?”
(以上采访人物均为化名)

关键词       教师资格证   培训老师考证   
产品名称 包含内容 产品优势 在线购买
教资课 在线学习课程 全程督学/超多福利 点击报班
教招课 在线学习课程 高性价比/高通过率 点击报班